[Skip to Content]

2017年6月29日
(总第963期)

内地经贸快讯

《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係的安排》
《投资协议》及《经济技术合作协议》

内地与香港在2017‍年6‍月28‍日在《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係的安排》(《安排》)框架下签署《投资协议》及《经济技术合作协议》。

国家「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加大内地对香港开放的力度,推动《安排》升级。为提升《安排》至现时一般全面的自由贸易协议的水平并增加其内容,内地与香港签署《投资协议》及《经济技术合作协议》,令《安排》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以及经济技术合作四个重要支柱。

(a) 《投资协议》是内地首份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模式开放投资准入的投资协议。协议在签署之日生效并于2018年1月1日实施,主要内容概述如下:

《投资协议》包括双方对投资准入的实体义务承诺。除负面清单上列明的26项限制措施(所涉及行业包括石油和天然气开採;矿产开採和冶炼;汽车制造;地面、水面效应飞机制造及无人机、浮空器制造;烟草制品的生产;金融产品投资;传统工艺美术和中药产品的生产等)外,双方承诺给予对方的投资和投资者的待遇,包括以下四方面:(1)准入前「国民待遇」,指双方承诺给予对方投资和投资者在当地设立、取得和扩大投资时的待遇,不低于给予本地投资和投资者的待遇;(2)「最惠待遇」,指双方承诺给予对方投资和投资者不低于给予其他外来投资和投资者的待遇;(3)「业绩要求」,指双方承诺不向对方的投资施加业绩要求,例如要求出口一定水平或比例的货物或服务;以及(4)「高级管理人员、董事会成员与人员入境」,指双方承诺不得要求对方投资的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须具有特定国籍。《投资协议》更在特定部门给予香港较其他外资更优惠的市场开放。协议的最惠待遇条款,表明内地对来自其他国家或地区的投资和投资者提供的优惠待遇,也会延伸至香港的投资和投资者。由于已实施的《服务贸易协议》已涵盖服务业的投资准入承诺,《投资协议》会涵盖《服务贸易协议》范围以外的投资准入(包括制造业、矿业和资产投资,即「非服务业」)。

《投资协议》订明双方在保护及便利投资的承诺,例如限制投资被征收,补偿损失及投资和收益可转移至外地等。协议亦设立解决机制,处理投资者涉及另一方政府执行协议的实体义务的争端。《投资协议》下有关投资保护及便利的条款适用于服务业和非服务业的投资。


(b) 《经济技术合作协议》在签署之日生效。主要内容概述如下:

《经济技术合作协议》更新和加强《安排》以往就多个行业及不同贸易投资便利化领域的合作承诺,并新增「一带一路」建设经贸领域的合作和次区域经贸合作。

《经济技术合作协议》关于「一带一路」建设经贸领域的合作为双方在不同层次就多个范畴展开合作奠下基础,其中包括香港有专长和优势的范畴,也着重香港业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在《经济技术合作协议》的框架下,双方有关部门和业界可按需要订立详细合作内容。

《经济技术合作协议》就金融合作、法律和争议解决合作、创新科技合作、电子商务合作、知识产权合作以及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共六个重点领域合作和贸易投资便利化订立合作方向,并更新合作内容,双方负责部门和业界可按所订方向推展有关工作。

关于次区域经贸合作,《经济技术合作协议》把香港与内地不同区域的现有合作,包括泛珠三角区域、自由贸易试验区以及前海、南沙和横琴,放于制度化框架之内。双方负责部门将继续加强在各有关区域的合作。


详情请参阅以下网址:

《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修订)》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和商务部于2017年6月28日联合发布上述《指导目录》,自2017年7月28日起施行。2015年3月10日发布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5年修订)》同时废止。主要内容包括:

(a) 提高服务业、制造业、採矿业开放水平。进一步减少了外资限制性措施,保留63条(包括限制类条目35条、禁止类条目28条),比2015年版《目录》93条限制性措施,减少了30条:

服务业取消了公路旅客运输,外轮理货,资信调查与评级服务,会计审计,大型农产品批发市场建设、经营,综合水利枢纽的建设、经营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

制造业取消了轨道交通运输设备制造,汽车电子汇流排网络技术、电动助力转向系统电子控制器的研发与制造,新能源汽车能量型动力电池制造,摩托车制造,海洋工程装备(含模组)制造与修理,船舶低、中速柴油机及曲轴的制造,民用卫星设计与制造、民用卫星有效载荷制造,豆油、菜籽油、花生油、棉籽油、茶籽油、葵花籽油、棕榈油等食用油脂加工,大米、麵粉、原糖加工,玉米深加工,生物液体燃料(燃料乙醇、生物柴油)生产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并取消了同一家外商在国内建立纯电动汽车生产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

採矿业取消了油叶岩、油砂、叶岩气等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贵金属(金、银、铂族)勘查、开採,锂矿开採、选矿,钼、锡(锡化合物除外)、锑(含氧化锑和硫化锑)等稀有金属冶炼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


(b) 提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将2015年版《目录》中部分鼓励类有股比要求的条目以及限制类条目、禁止类条目进行了整合,提出了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的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统一列出股权要求、高管要求等外商投资准入方面的限制性措施。内外资一致的限制性措施以及不属于准入范畴的限制性措施,不列入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原则上不得实行对外资准入的限制性措施,外商投资项目和企业设立实行备案管理;

(c) 删除内外资一致的限制性措施。不再列示内外资一致的限制性措施:

删除了2015年版《目录》限制类中的大型主题公园的建设、经营等;

禁止类中的列入《野生药材资源保护管理条例》和《中国稀有濒危保护植物名录》的中药材加工,象牙凋刻,虎骨加工;自然保护区和国际重要湿地的建设、经营,高尔夫球场、别墅的建设,博彩业(含赌博类跑马场),色情业等条目;以及


(d) 保持鼓励类政策总体稳定。2017年版《目录》鼓励类条目共348条,与2015年版《目录》相比,新增6条,删除7条,修改35条:

新增的鼓励类条目包括智能化紧急医学救援设备制造,水文监测感测器制造,虚拟实境(VR)、增强现实(AR)设备研发与制造,3D列印设备关键零部件研发与制造,加氢站建设、经营,城市停车设施建设、经营等;

删除的鼓励类条目包括轨道交通运输设备制造,海洋工程装备(含模组)的制造与修理,船舶低、中速柴油机及曲轴的制造,轻型燃气轮机制造,额定功率350MW及以上大型抽水蓄能机组制造,会计、审计,综合水利枢纽的建设、经营等。


详情请参阅以下网址:
http://www.mofcom.gov.cn/article/b/c/201706/20170602600841.shtml
《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修订)》(发展改革委 商务部令2017年第4号)